[Skip to Content]

蛋中生凤

多少年来丹麦设计一直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。现在不再如此,近些年来新的设计层出不穷,令整个世界刮目相看。

耶布•维拉森(Jeppe Villadsen)

The egg也许世界对丹麦设计的关注从未消失过,至少感觉上是这样。自从“摩登丹麦”人口皆碑以后,世人便将丹麦设计与丹麦经典设计划了等号,却忽视了新一代丹麦设计师们的作品。也就是说丹麦设计被定型为上世纪五、六十年代功能主义设计,成为阿纳•雅克布森(Arne Jacobsen)名为“鸡蛋”、“天鹅”和“蚂蚁”等作品的代名词。丹麦当时的家具设计至今影响巨大,无形当中掩盖了新一代年轻的设计师的作品。不过,这种情形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

目前,称之为“丹麦制造”的新一代的设计产品,已逐渐进赢来世人的瞩目——这要归功于年轻设计师们的不拘一格,勇于探索,敢于向传统观念挑战的精神。


久负盛名的“丹麦摩登”至今畅销。这里展示的是佛理慈•汉森共和国(Republic of Fritz Hansen)收藏的阿纳•雅克布森(Arne Jacobsen)设计的“鸡蛋”(The Egg)。

 

低调奢华

丹麦设计的强项在于特点鲜明,同时避免繁杂、堆砌。低调,却不乏搭配和烘托,充分显示信心和姿态。丹麦设计很少单纯追逐醒目和怪异,这正巧适应了目前的经济危机和人们普遍增强的低碳意识,节俭成为当前的新风尚。丹麦设计具备可持续性的传统,产品设计即简洁,又经久耐用。

意大利米兰设计系主任阿而托罗•德拉•阿克瓦•贝拉维偍斯(Arturo dell’Acqua Belavitis)说,“丹麦设计的优势就在于丹麦人追求使用纯天然材料、注重产品质量和工作的环境改造。 像Stelton 和Eva Trio 产品就是家喻户晓的品牌”。阿而托罗也是个丹麦和意大利设计的收藏家。

他又说道,“丹麦自上世纪中期开始奠定了辉煌的设计传统。丹麦的设计院校名誉全球,年轻的设计师层出不穷。城市设计、家具设计、产品设计不仅彰显丹麦人的智慧,也孕育在丹麦的国家特征之中。简言之,丹麦设计名扬全球,米兰展览当然要包括丹麦”。

阿而托罗•德拉•阿克瓦•贝拉维偍斯认为丹麦人太谦虚,很少可以宣扬自己的设计师们。他还说,“归根结底丹麦设计以满足社会不同层次人的需要为宗旨——这与丹麦是个平等社会有直接联系。”
Bau Large

Bau 是维博科•丰娜斯伯格•史密斯(Vibeke Fonnesberg Schmidt)设计的形如雕像的项坠。它个性突出,颜色、构造和几何型浑然一体,独特、创造性凸显。